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六章 :含冤入狱

小说:战河义传  作者:散仙.

钦差大人一挥袍袖,冷声喝道:“本钦差不想听你狡辩,来人啊,将林贤安关入大牢,来日详查。”
“是!”两个差役上前来,就欲动手押解林贤安。
林贤安一晃身体不卑不亢道:“大人没有任何证据,凭何扣押我入大牢,我林家一门忠烈护卫济渠十数年兢兢业业,岂容他人污蔑。”
钦差原本就没有查出任何线索,想要拉人做垫背的,只能说林贤安这个护河队队长首当其冲。不曾想林贤安竟然如此强硬,顶撞与他,他怎能忍得下。
“好狂妄的林贤安,依仗陛下隆恩眷顾你们林家,竟然恃宠而骄,目中无人。你们还等什么,动手将他压下去,本官倒要看看,他敢拘捕不成!”钦差大人一拍桌子,狠狠的喝道。
两个衙役再次上前,林贤安再次开口:“用不着你们押,公道自在人心,我林贤安行的端,坐得直,对得起天地。我有脚,用不着你们押!”
说着随着两名衙役退下堂去,钦差大人气的吹胡子瞪眼,双目圆瞪。
“哼,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钦差已经拿定主意要将这一切罪名都扣在林贤安的头上了。
如此不将他这个钦差大臣放在眼里,他心里如何能忍得下这口气。
林贤安被拘押的消息顿时在整个林家村传开了,整个林家村都炸锅了。所有人都聚集在林贤安的家门口,满脸的焦急。
林贤安出事,林家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家里人不禁全都慌了神。这沉船的罪名可大了,如果钦差真的将这个罪名扣在林贤安的头上,那么林贤安一家将蒙受巨大的耻辱,也要背负着强大的罪名。
林忠河气不过,怒道:“这钦差自己抓不到证据,然后就想抓个人顶包,我们林家一门忠烈,岂能让他如此污蔑,我要去告他。”
林母急忙拽着自己的儿子,对方可是朝廷拍下来的钦差,位高权重,岂是那么好状告的。现在林贤安已经被抓进去了,如果林忠河再出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这个家就完了。
“儿啊,你不能冲动,这次摆明就是那钦差害怕调查不出来回去之后被陛下惩罚,所以想要找人顶替。我们不能冲动,要从长计议,这样才能解救你的父亲啊。”
林母其实也很担心自己的丈夫,但是她稳住了自己的心,只有这样才能就出林贤安。如果一味的去闹去告的话,反而适得其反,被钦差以以下犯上或者其他罪名降罪的话,那么就真的完了。
林忠河也不小了,心思也很成熟,知道是自己冲动了:“母亲说的没错,如果我们也出事的话,那么就真的没有人可以救父亲了。”
门外的人也都很焦急,一些族老进来与林家人商量对策。
其实大家心中都有些心寒,这么多年尽心尽责苦苦的守着这济渠,却没想到到头来被污蔑,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
林忠河知道大家都很担心自己的父亲,现在能撑起林家的只有他呢,他必须要出面安抚了一下大家。
正在门外焦急等待的村民终于看到林忠河出来了,全都七嘴八舌的询问情况,林忠河非常的感动,摆手示意大家先停下来听他说。
“我林忠河在这里感谢大家对我父亲的关心,也知道大家内心的愤慨,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耽误护河的任务,如果我们因此玩忽懈怠,那么到时候即便有理也变得无理了。至于我父亲的事情,我林忠河是一定要彻查清楚,还我父亲一个公道,还我们护河队一个公道的。”
林忠河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在众人心田,大家全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如果此时大家因为林贤安被捕的事情而停止护河工作的话,那么定然会被降罪的,到那个时候恐怕大家尽心尽力一辈子护卫的河渠都将成为泡影了。
“忠河说的没错,我们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还贤安队长跟我们护河队,我们林家村一个公道。但在这之前,我们依旧要尽心尽力保卫好济渠,不能落了人口实。”
“没错,大家都散了吧,都去干自己手头上的工作,现在我们不能再有丝毫的差错了。”
村民全都明白了林忠河的话,开始散去。钦差还在镇上,如果被他知道村民因为林贤安被捕之后不安定起来,那么事情就更加糟糕了。
看着散去的村民,林忠河这才松了口气,不过还不是他彻底松口气的时候,他要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导致运送军备物资的船只频频在济渠河段沉没。如果不找出这一点,不光不能救出林贤安,恐怕整个林家村都会有危险。
林忠河觉得事情不能再耽搁下去,必须要在下一批军备物资来到之前查清楚,以备不时之需。
他将护河队,巡河队的主要小队长都聚集在了一起,仔细研究这件事。他觉得古怪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自己一个人想不明白。
“军备船只沉没,物资丢失这件事对于我们林家村来说,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现在我父亲已经被莫须有的罪名抓了,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同样的事情在发生,那么即使不是我们做的,朝廷以一个护河不利的罪名扣下来,也足够让我们掉脑袋的。”
林忠河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众人全都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也知道时间不等人,到那个时候恐怕林家村就彻底完蛋了。
“现在,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有什么说什么,任何细节都不要错过了。”林忠河扫视众人,严肃的说道。
众人点头表示明白,全都陷入了思索当中,林忠河同样如此。
片刻,林忠河首先开口了:“我们济渠是水路通往洛阳的必经之路,每天来往的船只也非常多,运送的货物也不少,但是为什么偏偏是军备物资跟官盐的船只覆没呢,这点很奇怪吧?”
众人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全都激动的站了起来。
“你说的很有道理,这点确实是最可疑的地方。”
“没错,如果真的只是为了钱财的话,每次运送的物资可都价值不菲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排行
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