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章 :不负皇恩

小说:战河义传  作者:散仙.

“贤安,立即派人下河网,快!”林明义对着身边的儿子下了命令。
林贤安立即招呼人手开始到河口处下河网,河网很密集,这样可以拦截从黄河涌入进来的石块,杂物,免得堵塞河道影响船只进出。
林忠河虽然年纪小,但是依旧站在自己爷爷身变,不顾雨水的冲刷。
“忠河,你尽快赶回村里,通知巡河队的人今晚一定要打起精神,做好防洪的准备!”林明义再次下达命令。
“知道了爷爷,我这就去。”林忠河在雨中朝着村子狂奔而去。
这次洪水是对河渠建成之后莫大的一次考验,如果守不住这次河提决口的话,那么对整个河段都是严重的损害,甚至要浪费更大的人力物力修补,对朝廷,百姓都将是一次负重的徭役,他林明义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陛下将护河的任务交给我林明义,我林明义定当不负皇恩,就算是死也要守住河渠。”林明义鉴定的说道。
整个林家村全都动了起来,灯火通明,全民皆兵。
林贤安与护河队的人带着河网来到河口处,但是湍急的水流根本下不去河网。一众人急的是团团转,如果再不快点下河网的话,到时候下河处理砂石就更加困难了。
林明义赶到河口处,见河网竟然还没有下去,不禁大怒:“怎么回事,为何河网迟迟不能安定?”
林明义皱眉瞪着自己的儿子,林贤安心中也是焦急:“父亲,河水太过湍急,我们尝试了多次,但是河网根本沉不下去!”
河网的两端捆绑着巨石,这样可以将河网下到河底,奈何河水湍急,下沉的巨石直接漂移,根本沉不到河底。
林明义面色凝重,一挥手说:“必须要将河网下到河底,而且不能只下一道,去派人多拿几张河网去。”
“是!”林贤安去找河网了。
林明义则在思索怎么才能将河网下到河底,而此时的林家村,林忠河带着巡河队的人调集村里的人手,开始将无数的沙包堆砌在河堤上,加高河堤。
眼看着河渠水位急速的上升,林忠河看着水位,不禁满心的担忧。河渠内段都已经如此了,那河口处岂不是更加危机,他担心自己的爷爷跟父亲,害怕控制不住水势,也担心他们的安慰。
“快,大家都动起来,让村里的人多准备一些沙袋,实在不行石头也可以。”别看林忠河年纪小,可跟随爷爷父亲身边多年,耳濡目染,处理河渠事物上也很有经验了。
一个年纪比他稍微年长一些的壮年放下肩上的沙袋后,回道:“放心吧,村里的人已经全都动起来着手准备了,我想还是来得及的。”
“我们不能大意,这次上游冰水融化量太多太急了,一个不好河口堵塞,船只不能进出,我们罪过可就大了,而且如果决堤的话,河渠两岸的百姓可就遭殃了。”林忠河并没有丝毫的松懈,反而更加的凝重。
那壮年一听也是一愣,随后坚定的点头:“好,我明白了,我会回去告诉大家的。”壮年立即往村子跑,沿路催促搬运沙袋的人动作快一点。
整个济渠两岸全都是火把的光芒,叫嚷的人群,就连妇女老幼都行动了起来。
林贤安又找到了两个河网来到河口,却没有见到林明义,不禁疑惑:“我父亲呢?”
岸上正拉扯着河网的护河队队员满脸担忧:“老队长带人潜入河下了!”
林贤安一听顿时就急了:“你们怎么能让他下河去,河水如此湍急,父亲年迈,怎么能抵得住!”他坐立难安,就准备自己下去看看情况,结果被队员们拦住了:“贤安你别激动,老队长熟悉水性,他告诉我们你回来之后千万不能让你下河去。”
“我也熟悉水性,我不能让父亲自己下去,这样太危险了。”林贤安挣扎,想要下河去帮林明义的忙!
队员们死死的攥着林贤安,生怕他真的跳下去,到时候林明义回来就没办法交代了。
正在挣扎的时候,林明义从河底浮了上来,猛地吸气。林贤安见状急忙丢出绳子拉自己父亲上岸,上岸的林明义脸色有发白,林明义赶紧找棉被裹住自己的父亲。现在刚刚开春,天气依旧很冷,跳入冰冷的河水中,其实林明义这个年纪能承受的。
“情况很不妙,我们必须要争分夺秒,一刻都耽误不得。”林明义不顾自己瑟瑟发抖的身子,对林贤安说道。
林贤安也是面沉似水,说道:“剩下的交给我吧,父亲你在岸上烤烤火,不能再下去了。”
“不行,事情不能耽搁了,我必须要再下去。你在岸上组织大家继续拦截,河网的事情就交给我。”林明义不同意林贤安下去的提议,将披在身上的棉被扯开,就要再次下水。
林贤安怎么劝阻都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父亲再次抱着石头沉浸冰冷的河水中。
林贤安知道着急也没用,只好继续组织岸上的人手固定河网岸上的部分,也派人去村里看看情况。
林明义上上下下来回了四五次,整个人都有些虚脱,面色惨白。他的年纪毕竟大了,如此大体力的潜水,根本是一种强烈的负荷。
林贤安看着自己父亲为了不辜负皇恩,誓死也要护卫好河渠的心,暗自流泪。
整个林家村全都动起来了,河渠很快就被加高,而三道河网也在林明义的努力下按住完毕。从黄河涌入的大量石头杂物都被河网拦住了,但是这样也都会堆积在河口处,一上岸的林明义没有丝毫的休息,立即招呼人手开始打捞那些石头跟杂物,免得形成阻碍。
一直忙到了天亮,河水水位终于有所下降,不过大家仍旧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全都盯在河口的位置。
林明义也是一夜未眠,加上连番的劳作,身体出现了疲态。
“父亲,您一夜都没有休息了,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盯着呢。”林贤安担忧自己父亲身体状况。
林明义疲惫的点点头,反身朝着塔台走去,走了几步不忘回头叮嘱自己的儿子:“大家轮番休息,一定要时刻注意河口水位的变化,还有打捞也不能停,三日后有大量的重要物资要运往洛阳,我们务必要在这之前打通河口,确保畅通。”
“是,父亲!”林贤安应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周排行
月排行